十秒鐘搞懂京都車站(真心不騙)

自從大有為的JR西日本推出「ICOCA & HARUKA」套票之後,對一般正常想直通京都的外國旅客而言,基本上就沒有第二選擇了,因為不僅僅車程可以縮短到一小時二十分鐘、不用為了轉車搬運行李,令人無法拒絕的超低票價是JR西日本的終極必殺技。

正常的單程HARUKA票價是2850日圓,而作為短期停留的旅客,你用5200日圓獲得一張價值2000日圓的ICOCA(也就是關西悠遊卡,1500日圓可用金額加上500日圓押金)加上HARUKA的來回車票,算下來單程只需要1600日圓,更棒的是,只要持這張特別的ICOCA,未來你都可以直接以1600日圓購買單程HARUKA,換言之,現在下了飛機就直奔京都車站幾乎可以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了。

初代目的京都車站始於1887年,而現在我們看到的外型是1997年完工的,是一座富有當代藝術風格的建築。天色轉暗後,車站二樓至四樓的聯絡階梯會開始上演配合時節的動畫秀,上方的空橋也是免費欣賞京都夜景的好去處,最重要的是,京都車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一個車站。接下來,我們就用十秒鐘了解到達京都車站之後該怎麼往下個方向走。

京都車站的概觀


以京都車站為中心的交通概要(製圖:高芷涵)

所謂的京都車站,是三條鐵路聚集的地方,車站的前後各是巴士的停靠處。所以在出發前,先了解自己的住處是在哪一條線上,立刻就可以知道該往哪裡走了,簡而言之就是「三鐵二巴」。

JR:聯外的工具

HARUKA本身就是JR的系統,京都站則是奈良、滋賀、大阪三個路線的樞紐,換句話說,如果你抵達京都之後要直接前往奈良或滋賀的話(如果你要折返大阪我也服了你),可以直接從站內轉車。JR適合往外縣市(例如:國寶彥根城)或京都府非市區的偏遠地區(例如:伊根町)跑的時候使用。

市營地下鐵:市區內的高速移動

我知道很多人到京都都是以巴士為主,但其實京都地下鐵是超級強的交通工具,地下鐵沿線不僅僅有許多名景點(例如:二條城、京都御所、東映映畫村等),也是通往三條、四條鬧區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只要一枚600日圓的地下鐵一日券就能讓你在市區高速移動一整天(在各站的剪票口買)。除此之外,地下鐵也是連接近鐵(竹田站或京都站)、京阪電車(三條京阪站)與阪急電車(四條站)的重要樞紐,強烈建議大家安排住宿在地下鐵沿線,輕鬆度會暴增二十倍。地下鐵的入口在北邊的烏丸口附近。

近畿鐵道:前往奈良的便宜選擇

近鐵主要是連接奈良與京都的,所以如果要走古都連線行程的話,近鐵會比JR便宜一點,速度上差不多,而且有更多的停靠選擇。近鐵長期推出「京阪奈一日/二日券(1500日圓,只能用近鐵路線與奈良巴士)」以及「奈良斑鳩一日券(1630日圓,可以搭京都市地下鐵與奈良方向的近鐵)」,特別要注意的是,如果不想多付錢的話,絕對不要搭上「特急」電車,因為那是需要另外收費的,非常貴(老闆本人血淚史Q_Q)。近鐵的入口在南邊的八條口附近。

市巴士:京都市區好幫手

所有人都知道京都市區最發達的就是棋盤式巴士路網,只要一張500日圓的一日券幾乎可以讓你到所有你想去的地方,一日券可以在下車時跟司機買,不用擔心沒買票上車會被趕下來。現在一日券的適用範圍包括市營巴士與京都巴士,但是千萬不要拿著一日券跳上「京阪巴士」,那是別人家的東西,要額外收費的。市營巴士的乘車處在北邊的烏丸口附近。

高速巴士:遠距離的替代方案

鐵路很方便,但是價格也是非常可觀的,尤其是距離很遠的情況(例如:前往東京),這時候,高速巴士就是另一個重要的選擇,票價有時可以達到5000日圓上下,非常適合窮人使用。高速巴士的乘車處在南邊的八條口附近。

 

十秒到了

交通是旅行的骨幹,京都車站的交通就是「三鐵二巴」那麼簡單,非常適合想把腦力花在享受古都風光的人,後篇將會帶大家徹底剖析市區移動手段,教大家如何用聰明的交通手段把京都的經典景點快速串連起來,高效率安排行程。

鳥取四天三夜:砂丘鳥取

上次到鳥取拜訪是因為幾年前到隔壁島根縣的松江城取材,回程順道路過補一個鳥取城的一百名城章而已。因為這兩個縣的第一個字長得很像,經常有人搞不清楚誰是誰,更慘的是,一個自稱是「全日本的鄉下」,另一個自稱是「全日本第47有名的縣」,我想真的沒辦法更負能量了!不過說到鳥取,絕大多數人第一個聯想到的是柯南(超級負能量),接下來是砂丘,因為這是東北亞最巨大的沙地,巨大到會讓你誤以為自己身處沙漠之中。

鳥取砂丘的沙是來自於中國山地,我知道有人聽到這裡就驚呆了:「窩草,這沙子也飛太遠了。」這完全是一個嚴重的誤解,這裡的中國不是你以為的那個「中國」。古代日本依據距離京城的遠近,把各地方為近國、中國、遠國,現在的「中國地方」就特指為包括鳥取縣的日本本州西部的五個縣的合稱,而中國山地就是貫穿整個中國地方的山脈,當地居民在山上養了很多奶很好喝的牛。

就算是這樣,大家還是想知道,砂丘到底有什麼好玩的,說實在,是沒什麼好玩的,一片大片沙地是能有多好玩,就算能在砂丘巨大的「馬背」上居高眺望日本海,恐怕還不足以讓人想立刻飛到鳥取的渴望,沒錯,您的聲音我聽見了,於是這回我參加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活動:「砂丘瑜珈」。

砂丘瑜珈,顧名思義,就是在砂丘上做瑜珈,我本人在參加這個活動以前的瑜珈經驗是0,換句話說,即便像我這種小嫩咖也可以參加的,因為這活動除了可以讓你體驗瑜珈之外,還可以拍幾張看起來像是在做瑜珈的照片。當然整個活動沒那麼庸俗啦,瑜珈老師除了一邊帶領大家進行一些瑜珈基本動作以外,在瑜珈活動的過程中,不僅僅能放鬆身、心、靈,還能同時感受到湛藍無邊的海洋、延綿不絕的山巒、以及點綴著涓絲雲絮的蒼穹,當夕陽西下,橙黃的落日染紅了天際,這個不可思議的景色是我此生從未見過的。

冬天的砂丘是非常奧妙的存在,因為一整片的砂丘沒有什麼植被,所以當下過大雪之後,整片砂丘在某些角度看起來會非常像極地,當一些雪融化之後,就會形成混合沙漠與極地的奇妙絕景,而且,通年在砂丘服務的駱駝們在這段期間還是正常上下班的。

砂丘旁的「砂的美術館」是一個以展示砂雕藝術的名旅遊景點,這裡每年會更新一次內容,主要是以各國文化為主題進行的創作,前幾年來的時候是俄羅斯,今年則是美國,所以在展場可以看到許多熟悉的美國代表性藝術品,以及現在最夯的川普總統,因為這個作品在我到的時候還正在做,所以不確定完成品有沒有小指。

再度來到鳥取,其實跟前次來的印象真的差非常多,主要是因為上次來的時候剛好下了大雪,而且只是路過,沒有真的花很多時間體驗當地風俗民情,至於所謂的當地的風俗民情是什麼,我們下回分解。

日本福島縣青少年檢出152名甲狀腺癌,然後呢?

這幾年,我很多想法都有所改變了,我不再像過去那樣嚴厲指責媒體不讀書又愛炒作,原因是,我認為要求媒體從業人員先讀完各種專業才能進行專題報導實在強人所難,也不符合專業分工的精神,媒體的功能在傳遞資訊而已,而作為閱聽者,我們但求資料正確、資訊不誤導,應該是底線中的底線了。

很多人不知道,有一件非常重大、攸關國民健康的事情,政府隱瞞了十幾年,那就是自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至今,台灣的甲狀腺癌發生率已經暴增到原本的三倍(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基於這個結果,我認為應該要廢除直選,不,應該直接廢除總統,沒有總統就沒有直選,沒有直選、沒有傷害,這些資料都是可以查得到的,絕無虛言。

有人質疑我,選總統和甲狀腺癌到底有什麼關係?我眉頭一皺、面帶嚴肅地告訴他:「即便現在科學上沒有足夠的證據,但這不代表總統沒有致癌的可能性,甲狀腺癌發生率暴增的數據是無爭的事實,我想證實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如果未來科學無法證實,我只能說,科學也不一定是對的,公道自在人心,我們是不會屈服於知識霸權的。」

各位看倌,那些年,我們一起讀的胡扯,不都是這種套路的嗎?

事故到今天都六年了,這長度足以讓一個人從大學唸到碩士班畢業,到今天還有《福島青少年癌症再添七例》這種標題,除了為了彰顯該報導者堅守無知的浩然氣節以外,不外乎就是想用這種去頭去尾去中間的資訊碎片,把「福島等於輻射,輻射等於致癌」的概念塞入民眾的腦子裡,恐懼很好賣的,只要你確信民眾跟你一樣不讀書就可以了。

整個福島縣的青少年大約三十萬,這六年來加起來也就一百五十二個案例,如果這樣大家就覺得是輻射造成的,那在台灣也沒有什麼核電廠爆炸,光一年就有三千多個甲狀腺癌,你跟我說這不是總統直選造成的,難道是政黨輪替造成的嗎?我知道很多人聽到這裡已經快受不了了,所以我們還是來談一點科學吧。


實施青少年甲狀腺癌檢驗的區域與時程(資料來源:日本福島縣官網

從2011年起,日本福島縣政府依據事故發生處的距離(也可以說是嚴重程度)由遠至近,連續三年對各地青少年進行甲狀腺癌的篩檢。篩檢的方式主要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使用超音波檢查,在這個階段中,如果沒發現任何病灶(囊腫或結節)或是病灶非常小,就分類為A(無病灶為A1,小病灶為A2),三年後再複檢;若病灶比較大(B),或是臨床診斷甲狀腺異常者(C),則要接受二次檢查。第二階段檢查,是採用更精細的超音波,加上血液、尿液檢查,如果複檢結果跟A一樣,那就之後再複檢,若還是看到異常狀況,就進行臨床診療。而最後所有的人都會進行複檢。


青少年甲狀腺癌檢驗的實施流程(資料來源:日本福島縣官網

好,我知道大家比較關心到底驗出來的結果是什麼,依據今年六月五日公布的報告指出,總和三個年度的檢驗,初檢檢出結節的比例是1.33%,而檢出囊腫的比例是47.9%,這樣的比例到底是高還是低呢?我們回顧一下長崎大學林田團隊在2013年針對非福島三縣(包括長崎、山梨、青森)所做的篩檢,結果發現檢出結節比例是1.65%,檢出囊腫的比例是56.9%,所以我們應該解釋輻射有益降低甲狀腺病變呢,還是應該解釋是輻射隔山打牛誤傷善良百姓?答案都錯,如果我們把兩筆資料交叉統計分析,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會得到一個「沒有差異」的結果。很遺憾的是,因為林田團隊的研究受限於經費,並不如福島一般能徹底追蹤下去,但若以結節或囊腫作為甲狀腺癌的篩檢指標的話,我們可以預期兩者的發生率會非常接近。

在福島縣二次檢驗的報告中指出,疑似惡性的一百餘名受檢者中,被曝劑量低於1毫西弗的人佔了七成,而所有人當中,最高的也只有2.2毫西弗。我們都知道整個福島事故中的被照得最慘的人是35毫西弗,但是那個人完全沒事,結果比他十分之一還低人的有事,你認為「被曝35毫西弗的沒有罹癌,但是被曝劑量比一整年背景輻射還低的人卻罹癌」這樣的事情到底合不合邏輯?這種情況下,到底為什麼會有人有那個勇氣把整件事情通通推給輻射?當然就是因為無知是與生俱來的偉大力量。所以說,一百五十二位小朋友罹患甲狀腺癌,然後呢?沒有然後了。

所以呢,三月份的時候福島縣立醫科大學的醫師已經表示這些案例與輻射無關,六月份公布複檢結果又再次說無關,聯合國輻射影響科學委員會說無關,世界衛生組織說無關,全世界的專家都依據科學證據與知識告訴你無關了,你還是要把「核災」和「152個甲狀腺癌」綁在一起,我是真的拿你沒辦法了,基本上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專家能對你有輒,請您繼續這樣相信吧,就像相信總統直選導致甲狀腺癌變三倍一樣的相信吧!

我知道有些人讀完這篇之後還是會嘴硬的說:「你並沒有說服我。」事實上,這篇文章從第一個字到結尾都不是為了說服你而寫的,因為這世界上的事實從來就不會因為你信與不信而變質,唯一的差別,只是在於你喜歡「知道」或是「不知道」而已。我知道要一個人面對自己珍藏的貼紙、帆布包都是由謊言構成的很殘酷,而我能做的也就是拿出兩顆藥丸讓你選擇而已,吞下藍色藥丸繼續接受詐騙,或是拿起紅色藥丸回到現實,這選擇權在你不在我。

你憑什麼說福島產品可以吃?

經常聽到有人說:「如果有選擇,為什麼我要吃有輻射的食品?」很遺憾的是,地球上沒有任何一種食物是零輻射的,我還以為這是一般中學畢業就該有的常識,叫做「萬物皆為元素構成,有元素就有同位素,有同位素就有放射性」,所以如果你堅持只接受零輻射的食品,除了絕食自盡以外我想不到其他選擇了。既然零輻射是沒輒了,我們唯一能夠確保的就是「安全劑量」,所以在此我強烈建議堅信輻射沒有安全劑量的朋友也可以去排隊自盡了。

Read more

你相信福島青少年甲狀腺癌病例暴增與輻射無關?

上個月中旬是福島事故六週年,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為唬爛而唬爛的偽科學也逐漸的不攻自破,其中最著名的一件事情就叫做「福島青少年甲狀腺癌暴增數十倍」。事實上談這些事情的人也不是真的關心日本小朋友的健康,純粹因為難得在所謂「有公信力的科學期刊」上逮到一個貌似有助於業績的句子,管他看不看得懂,於是就心安理得的拿出來當作賣貼紙的廣告詞,至於論文是怎麼分析、怎麼討論,他們是完全不需要在意的。福島事故後輻射對青少年的影響到底是如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Read more

解讀《311復興與再生》的真相與盲點

首先我要褒揚蔡錦源導演,我們都知道,進入福島災區拍攝的確是一件極度危險的事情,我這裡所說的危險當然不是指那些微弱卻讓人臉紅心跳的低劑量輻射,而是如果你沒有拍攝到整個福島廢若死城、打臉我們這些老愛拿著書本大打誑語的「知識霸權」,馬上你的座位就會被分配到我們「營造保守主義霸權護航無良政府的反動派代表」這區,因為在這個社會上,有一種要命的事情叫做「你知道的太多了」。

《311復興與再生》是由蔡錦源導演於2017年前進福島縣數個受災區(尤其是一些仍限制居住的區域)所拍攝的紀錄片,全片由香港區議會的楊雪盈議員的視角為主軸,呈現她親眼所見的福島災區人事物與感想。我很佩服這部紀錄片的一個重點,在於他們採訪前所做的功課,全片所專訪的人物,可說是囊括了所有我們想知道的可能性,這可是需要一個非常認真的團隊才能實現的。然而,整個團隊在缺乏放射線專業人員從旁協助的情況下拍攝,片中難免出現一些容易讓觀眾產誤解的內容,小弟謹以本文野人獻曝,期以亡羊補牢,解決一些大家對福島現況的疑惑。

Read more

福島事故六週年的六問六答

過去幾十年來,那些憂國憂民的社會團體們總是在每年的此刻出來表達對這片土地的深厚情感,早先當然還沒發生福島事故,之所以每次都選在這個時間點真正的原因是春天氣候比較溫和,是一個不用開暖氣也不必開冷氣的好季節,這樣才能心安理得的在街頭宣稱自己也有能力省電。2011年的福島事故發生後,讓這兩件事情綁在一起了,從311東日本大震災發生以來,每年定期、定時地把福島事故拉出來鞭屍已經形成一種習俗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