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正夯?鳥取民藝復興

第一次聽到「民藝」這個詞,是在奈良路邊的一個大廣告板,上面寫著「民藝餐廳」,聽這名字的直覺是個鄉土味很重的評價菜館,但是一查才知道隨便一個套餐都要上萬日圓,當時我是完全無法理解,直到去鳥取取材的時候才終於明白,原來民藝餐廳並不是什麼二流裝高檔的騙盤子餐廳,它是貨真價實充滿藝文氣息的精緻菜館,這都得歸功於演化至今將近一世紀的民藝復興,讓日本傳統工藝成功轉型成實用與藝術兼具的新文化。

日本的民藝運動一般認為始於大正時代(1926年)的「日本民藝美術館設立趣意書」創刊,所謂的「民藝」是「民眾的工藝」的簡稱,也就是意味著「在生活中所展現的藝術特質」。當時的核心人物柳宗悦認為一般民間所製造、使用的工藝品,像是餐具、佛具、日常用品等,的藝術涵養與價值其實是非常高的,然而長久以來並沒有獲得像西方世界那樣地被當作藝術品重視,因此他與一些有相同理念的人開始推廣這樣的理念,開啟了日本民藝運動的先河,而當時最知名的思想家之一的吉田璋也醫師,就是出身在鳥取。當時吉田醫師所設計一系列以黑綠白三色為基礎的陶藝品,至今已成為鳥取民藝的代表品。

鳥取當前最具知名度的窯,就是被稱作「吉田璋也正宗傳人」的「因州中井窯」,目前這個窯的主人坂本章先生是第三代傳人,是個非常開朗健談的大叔。對他而言,其實民藝就是他從小到大一起生活的夥伴,即便是不斷重複的製作相同的器具,他也不時的再思考如何將藝術的成分灌溉在這些每天生活中都在使用的器具,如何讓這些已經傳承近世紀的工藝注入新的靈魂,

延興寺窯是由山下清志先生所創建的,山下先生在泡沫經濟時代任職於日本的IBM,當時他覺得,世界上最高的科技也就是這樣了,而藝術才是無限的,於是決定回歸家鄉與兄長開始了民藝品製作生涯。現在除了山下先生以外,他那位從沖繩修練歸來的女兒也在這裏製作陶器,父女經常因為流派的差異而有所爭執XD直到今天,山下先生依舊在鑽研非常細節性的製作工法,他笑說:「只是你們看不出來哪裡不一樣而已。」

因為與星巴克合作「砂丘杯」而聲名大噪的玄瑞窯由來自大阪的芝原信也先生所主持,為什麼一個大阪人跑來鳥取搶地盤呢?因為娶了另一位跟我同年的鳥取大師西根繪理子小姐作老婆(陶工房 根-ne)。兩夫妻的風格是截然不同的,相較於芝原先生作品著重於色彩的表現,西根小姐以在陶器上手繪圖畫著稱,兩位都是當代最受注目的新生代民藝創作者。

回頭看這幾年國內的藝文發展,我是感觸良多。首先,日本民藝運動至今九十餘年,他們所達到的成果也就那麼多而已,不能說少,但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這幾年許多文創工作者抱怨國內環境不好、不重視藝文發展,事實上,就算是在日本看如此興盛的環境,國內對於民藝運動的評價也是毀譽參雜,並不是想像中那麼浪漫的一呼百應。其次,民藝運動的根基是建築在數百年的傳統工業上,它是傳統藝術的演化,並不是憑空抓出來的寶物,換言之,不論社會環境如何變動,都不會讓這個產業完全消失,差別只是賺多賺少而已。

拜訪這些大師令我敬佩的地方在於,即便他們現在都是非常熱門的人物,但他們從來沒有因為這些附帶的桂冠改變自己原本的路線,因州中井窯的坂本先生說,他覺得這些「風潮」極有可能只是一時的,正因為如此,持續的照自己的步伐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才是真正的致遠之道。

報名七月份老闆的鳥取講座請點這裡:https://jwijnto.kktix.cc/events/eb8d792a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