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憑什麼說福島產品可以吃?

經常聽到有人說:「如果有選擇,為什麼我要吃有輻射的食品?」很遺憾的是,地球上沒有任何一種食物是零輻射的,我還以為這是一般中學畢業就該有的常識,叫做「萬物皆為元素構成,有元素就有同位素,有同位素就有放射性」,所以如果你堅持只接受零輻射的食品,除了絕食自盡以外我想不到其他選擇了。既然零輻射是沒輒了,我們唯一能夠確保的就是「安全劑量」,所以在此我強烈建議堅信輻射沒有安全劑量的朋友也可以去排隊自盡了。

食品安全規範是怎麼訂的?

首先,什麼是安全?基於數十年的廣島長崎倖存者研究,現有最保守的版本叫做「累積或瞬曝低於100毫西弗(沒聽過的人點這裡)」,到目前為止,人體接受低於這條線的輻射曝露時,無法使用科學方法觀察到生物效應,翻譯成國語叫做「被照到也不會死」。為什麼我說是最保守?因為伊朗拉姆薩爾的民眾光是一年待在家裡沒事就會被曝260毫西弗,而且很遺憾地也沒進化成金剛狼或是萬磁王,所以說拉一個比伊朗居民正常生活還嚴格的標準的確算是很保守的。

基於這個既有的知識,我們對輻射曝露訂定一系列比較嚴格的標準(例如:一般人一年最多只能接受小於1毫西弗的非背景、非業務、非醫療曝露),以及相對寬鬆的標準(例如:輻射工作人員五年最多只能接受小於100毫西弗的業務曝露),如果任何人因為任何原因超過這個標準,都必須接受相關單位的調查,講到這裡,希望大家真的不要再相信什麼死士的故事了,除非是非常極端的意外,否則沒機會讓你死的。

很多人都知道,經過冷戰時期美蘇兩國核彈試爆比賽以後,地球上早已遍佈輻射塵,到目前為止,在我們身處的環境中測量到放射性核種幾乎是家常便飯了,但是為什麼沒聽說過有人一出門就被輻射塵殺死呢?因為劑量很低。同樣的,只要食物的輻射劑量在可掌握的安全範圍內,實在是沒有不能吃的道理。

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兩個標準,一個是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的版本,另一個是日本現行的版本,不論是哪一種版本,原則上都是假設每日攝取的食物中有一定比例來自於受污染的食品(日本是假設50%),在這個前提之下,控制民眾累積曝露每年低於1毫西弗,也就是輻射安全標準對一般民眾的限制。假如你從一出生就開始吃並且非常長壽地活到一百歲,這一生最多也只能因此曝露100毫西弗(對,就是那條保守的安全線),這標準是合情合理的。可能有人會抗議說:「要是我100%都是吃到受污染的食品怎麼辦?」那麼你這一生所曝露的劑量,會比伊朗人的一年份還低60毫西弗。

現在日本農產是怎麼檢驗的?

※福島縣農產品的檢驗方法(福島縣政府提供)

簡單的說,就是逐批檢驗。米,是一袋一袋的檢驗,只要有發現有一粒米超標,整袋就會被銷毀;蔬果,取樣切碎檢驗(防止粒子射線穿透不足造成偽陰性),如果有一個檢體不合格,整批銷毀;畜產,分部位檢驗,只要有一個部位的肉品不合格,整頭牲畜銷毀。為什麼要做到那麼極端?因為他們知道,只要有一粒超標的米流入市面,福島縣的產品就永遠結束了,此時此刻,所有的福島農民都是秉持這樣的戒慎恐懼在經營自己的牧場。

在這個狀況之下,其實根本就沒有「劣貨外銷」的可能性,因為不要說外銷了,不合格的產品連離開產地檢驗所都有困難。我個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聽過誰吃到了劑量超標的食品,如果誰發現了這個天大的消息請私訊給我。至於那些聲稱「某人因為吃了福島食品而得癌症」的人,要不是沒讀書就是想賣貼紙,我想大家就大發慈悲地直接放生了吧。

聽說鍶90會累積在骨髓發射電子更可怕,但是官方偷懶根本沒有測

經常在媒體上看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論點,不外乎像都是這樣講的:「鍶90是鈣的化學性質相近,容易聚集在骨髓,長期攝取可能會導致血癌。」然後從頭到尾沒講這個長期到底是多長期,是五年、五十年還是五百年?我最近演講的時候經常跟聽眾朋友說:「談輻射卻不談劑量只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不懂,另一個是詐騙。」我不確定講出這種論調的是哪一種,但保證沒有第三種。

關於鍶90的問題,必須分成兩個部分來說明,首先,日本所訂定的每公斤100貝克是在考慮鍶90的前提下訂定的。在日本官方制定標準的時候,是假設受污染的食品與飲水中,有88%帶有銫的同位素,12%帶有鍶90及其他的同位素,之所以實務上只測量銫是因為便利性與效率性,把銫當作指標核種,換言之,只要測到銫元素我就直接假設有相當量鍶元素同時存在。其次,根據歐盟團隊實地檢測報告,福島事故釋出的鍶90微乎其微,也就是說,依照日本的現行標準,不僅僅考慮了鍶90,甚至高估了鍶90的劑量。

這些核種半衰期那麼長,累積在體內曝露跟服毒無異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半衰期近乎與天齊壽的鉀40從你出生前就埋在身體裡了,如果要以核種半衰期來判斷對人體有無害處的話,還是那句話,只能自盡了。真的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說法了,什麼「因為鉀40是天然核種所以人體有機制可以處理」,真實世界沒有那種機制的,不管它天不天然,只要具有放射性,不外乎就是放出粒子、光子,放射線去破壞DNA的時候是沒有在驗身分證的,換言之,說到底還是劑量的問題。而我們在進行體內攝入劑量評估的時候,通常是以攝取後累積50年的劑量計算(考慮新陳代謝),真的不要再跳針「體內跟體外」不一樣的外行話了,是不一樣,所以我們考慮進去了。

你那麼愛吃你自己去吃啊!

說真的,幸好我現在在日本留學,否則每次有人叫我去吃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要去哪裡生一個福島產品來吃,現在在日本到處都買得到福島縣產的蔬菜、食品,讓我有機會在社群網路上表演吃東西,通常這種福利是正妹才享有的,不才臭肥宅也能因此分一杯羹實屬榮幸。

我倒也不會說不吃的人全都是腦殘不讀書怕死,就像是有些人吃素、有些人不吃牛、有些人不吃豬,或像是我哥哥因為會過敏所以不能吃雞,要不要吃、喜不喜歡吃、敢不敢吃,都是個人價值觀的判斷,不需要強求,但是基於民眾知識不對等的情況下,利用膝反射式的語言炒作議題、企圖多賣兩張貼紙的行為,我只能引用顧炎武所說的:「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做為結語了。

※本人大推薦的「碗公布丁」,日本全家便利超商獨家販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